童年遙遠的旋律-花笠道中

爺爺在父親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所以我對他的印象,就只有三合院中堂神明桌旁邊牆壁上的一幅黑白相片。

聽父親說,爺爺在台灣日據時代擔任「保正」,也就是村長。他很勤勞,一個人下田耕作養活一家8口熬熬小口,也照顧村裡的人,會替村人向日本人「說話」,所以受村人的敬重。

小時候,那時只有黑白電視年代,家族聚居在三合院,不知是伯伯們還是鄰居,不時播放一些日本旋律歌曲,不知不覺,這些旋律深刻在童時的腦海中。從不知這些是日本歌,更不知歌名和演唱者,經過數十年未曾再聽過。直到一天,這旋律突然在耳邊響起,一種親切的感覺,讓我陷入遙遠的思緒,已經快幽微不見的影像突然從遠方拉回到眼前,泛起淡淡的憂愁漣漪………..啊!我的兒時記憶。

花笠道中

這是1958年日本電影「花笠道中」的主題曲,由美空雲雀(美空ひばり)所唱,後來於由陳芬蘭翻唱為「孤女的願望」,遂傳唱台灣大街小巷。

原曲歌詞

これこれ 石(いし)の地蔵(じぞう)さん
(這位 這位,石做的地藏王菩薩)

西(にし)へ行(ゆ)くのは こっちかえ
(往西邊去 是否從這一邊走嗎?)

だまって居(い)ては 判(わか)らない
(你沉默不語,我就無從知道的呀!)

ぽっかり浮(う)かんだ  白(しろ)い雲 (くも)
(漂浮在空中的白雲)

何(なに)やらさみしい 旅(たび)の空(そら)
(在異鄉不知心愛郎君的心底事)

いとし殿御(とのご)の こころの中(うち)は
(為何如此寂寞)

雲(くも)におききと 言(い)うのかえ
(你是否叫我「該向白雲打聽」的嗎?)
もしもし野田(のだ)の 案山子(かかし)さん
(喂!喂!水田中的「稻草人」先生)

西(にし)へ行(ゆ)くのは こっちかえ
( 往西邊去 是否從這一邊走嗎?)

だまって居(い)ては 判(わか)らない
(你沉默不語,我就無從知道的呀!)

蓮華(れんげ)たんぽぽ 花盛(はなざか)り
(蓮花和蒲公英正盛開著)

何(なに)やら悲(かな)しい 旅(たび)の空(そら)
(在異鄉不知心愛郎君的心底事)

いとし殿御(とのご)の こころの中(うち)は
(為何如此寂寞)

風(かぜ)におききと 言(い)うのかえ
(你是否叫我「該向風打聽」的嗎?)

 

さてさて 旅(たび)は遠(とお)いもの
(唉~這旅程是好遠的呀)

田舎(いなか)の道(みち)は つづくもの
(鄉間小道連緜不絕)

そこでしばらく 立( た)ち止(と)まる
(暫時在那裡停歇下來)

流(なが)れて消(き)える 白(しろ)い雲(くも)
(飄浮而消散去的白雲)

やがて蓮華(れんげ)も 散(ち)るだろう
(不久蓮花也會凋謝吧!)

いとし殿御(とのご)と
(戴著花斗笠)

花笠(はながさ)道中(どうちゅう)
(和心愛郎君於路途中)

せめて寄(よ)り添(そ)う 道(みち)の端(はた)
(至少也可於路傍相依偎而走呀!)

(翻譯來源:林技師的日誌列表)

 

孤女的願望

請借問播田的,田莊阿伯啊,人塊講繁華都市,臺北對叨去,
阮就是無依偎,可憐的女兒,
自細漢就來離開,父母的身邊,雖然無人替阮安排,將來代誌,
阮想欲來去都市,做著女工渡日子,也通來安慰自己,心內的稀微。
請借問路邊的,賣煙阿姐啊,人塊講對面彼間工廠是不是
貼告示欲用人,阮想欲來去,
我看你猶原不是,幸福的女兒,雖然無人替咱安排,將來代誌,
在世間總是著愛,自己打算卡合理,青春是不通耽誤,人生的真義。
請借問門頭的,辦公阿伯啊,人塊講這間工廠,有欲採用人,
阮雖然還少年,攏不知半項,
同情我地頭生疏,以外無希望,假使少錢也著忍耐,三冬五冬,
為將來為著幸福,甘願受苦來活動,有一日總會得到,心情的輕鬆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