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記

因為記性不是很好,常需要靠一些東西協助記憶。

對於兒時的記憶非常渺茫,慶幸父母留下一些泛黃相片,多少保留一些回憶。雖然片段不全,但也算有回憶。長大後,小學一段兩三年時間寫日記,成為我目前最寶貴的資產,沒有影像,沒有聲音,確記錄了照片所沒有的「想法」-那時候我腦袋裡的東西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